港交所开启新时代 致力打造生物科技主要金融市场

环保频道    环境医学    带图三条-环境医学    港交所开启新时代 致力打造生物科技主要金融市场

五月第一天,登陆香港交易所官网,新闻头条“开启新时代”红色字样十分醒目。因为劳动节假日,香港交易所旗下市场于5月1日休市。

香港交易所官方网站截图

4月30日,港交所正式接受同股不同权新经济公司、无营收的生物科技公司申请。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预期,很快有不下10家按新例提交上市申请,首批可于6月或7月上市。

4月24日,港交所公布“引入同股不同权机制及生物科技企业上市”的改革咨询总结,讨论4年之久的香港上市制度改革终于落定。

4月22日,李小加亮相于北京举办的2018年第二届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50人论坛(H50)年会时感慨,“这是自1993年H股开放以来,港交所这25年来最大的一次改革!”

......

港交所推出一系列迅速高效的举措,旨在吸引新经济公司赴港上市和将港交所打造成生物科技主要金融市场。

作为新上市制度改革的有力推手,李小加感触颇深。自2009年担任港交所行政总裁以来,他制定的核心战略就是吸引更多新上市的企业。

港交所此次推出的上述改革举措显然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这一改革最初与2014年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的失败不得已转道美国有关。曾经挂牌P2P业务的港交所一度是阿里巴巴优先考虑的上市目的地。但持股比例并不高的马云等合伙人希望通过董事会组织获得对阿里巴巴的实际控制,而这是当时奉行“同股同权”原则的港交所无法接受的。阿里巴巴被迫选择到接纳同股不同权构架的美国上市,并获得巨大成功。时任阿里巴巴CEO的陆兆禧在放弃香港上市后曾明确提到,“今天的香港市场,对新兴企业的治理结构创新还需要时间研究和消化”。

在错过阿里巴巴后,李小加一直试图推动同股不同权制度改革,但最终该提议未获得香港证监会同意。时隔4年,各方终于达成共识,预计2018年6月将有首批新兴经济公司在港股上市。李小加表示,希望通过这一改革,使香港成为一个孕育创业公司的世界级摇篮。

港交所谋求新变局

2017年,港交所首次公开募资1290亿港元,创2012年以来最低,在全球排名第四,位列纽交所、上交所、伦交所之后。根据2017年6月16日港交所刊发的《有关建议设立创新板的框架咨询文件》,香港上市公司行业高度集中在金融及地产行业。过去10年在香港市场上市的新经济行业公司仅占香港证券市场总市值的3%,而纳斯达克、纽约交易所及伦敦交易所的数字分别为60%、47%及14%。在2018年福布斯首富排行榜前十名中,新经济公司占据近一半,也从侧面印证了新经济公司的崛起。

今年以来,纽交所、新加坡交易所、A股市场等对于新经济公司的竞争加剧,纷纷祭出大招。新加坡交易所在今年推出允许同股不同权上市政策,纽交所也取长补短。2018年4月,曾经的瑞典初创公司成为如今全球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并在纽交所上市,一时引人瞩目,这也是纽交所首次允许公司通过直接上市的方式IPO(即绕过传统的首次公开募股流程,将公司股票的交易直接从私人市场转移到公开市场)。此外,A股也通过CDR政策和独角兽绿色通道加入到这场争夺战中。

外部环境的竞争推动了港交所的变革,港交所争分夺秒谋求改变。“港交所抢的不是概念,抢的是时间。”方正证券香港渠道发展部董事林子俊评价称。

市场上有质疑,同股不同权制度对交易所的投资人保护提出了新的挑战。汉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勇认为,“一直以来,几乎世界各地的证券交易所都需要面对一个共同的问题,即在自身的效率、多元性以及对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保护之间不断寻找一个动态的平衡点。”

但李小加指出,“引入不同投票权架构一定会牺牲投资者保护”是一个误解。事实上,这次改革丝毫没有削弱目前的上市制度为小股东提供的保护。目前上市制度为小股东提供的保护措施根本没有任何改变,改变的是如何看待控股股东能够获得其控制地位的方式,“换句话说,我们并没有改变小股东如何受到保护。我们只是打开大门,允许控股股东通过不同方式来获得控制权。”

生物科技主要金融市场养成中

据路透社4月26日报道,在港交所上市“新政”吸引下,两家中国内地的创新药企信达生物和亚省医药放弃在纽交所上市的计划,转而力争在港交所实上市,计划共计IPO募资8亿美元。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透露,“信达生物制药”(Innovent Biologics)和“亚盛医药”(Ascentage Pharma)都计划今年下半年在港交所上市,目前正同数名咨询师合作进行准备。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家内地生物医药公司均未实现盈利。

允许尚未盈利或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来港上市,背后更是港交所为生物科技行业提供独特的集资平台,打造生物科技主要金融市场的野心。

在新修订的《上市规则》中,对于从事医药、生物制药、医疗器械生产和研发,但尚未有盈利或收益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须满足以下条件:预期市值不得少于15亿港元;在上市前最少两个会计年度一直从事现有业务且管理层大致相同,同时营运资金可以满足至少12个月营运、研发开支的125%。

生物医药行业呈现出高投入、高产出、高风险、高技术密集型特点,股权融资(而非债务融资)是生物医药企业成长期的重要融资方式。国际认可机构(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对这一行业的监管,以及这些机构对产品的不同批准阶段,都可帮助投资者了解生物科技公司的性质,从而判断这些公司将生产的受规管产品的发展阶段。目前国际主要的证券市场已经逐步建立了适用于生物科技企业上市的证券市场规则。港交所此举是顺应时势而为之。

李小加表示:“全球生物科技领域的突破与创新,世界多国、特别是中国人口老化、以及中国内地生物科技产业改革等大趋势,正推动着整个生物科技行业的巨大发展与庞大资本需求。资本市场应把握这天时地利人和的契机,回应生物科技行业发展的大潮。”他强调,自己深信,假以时日,香港一定能成为汇聚生物科技行业的主要金融市场。

而中金公司成长企业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王曙光预测,中国本土的IPO市场也将发生重大的改变。即很快会有没有利润的公司能够进入A股市场,也会惠及医健产业企业,只不过这个步伐会走得比香港更慢一点,香港又会比美国更慢一点。

王曙光认为,能够进入这三个市场,都必须是有长期发展前景的公司。而且根据企业发展的成熟度和企业创新的被接受度,越被广泛接受的,越容易进入A股市场;被专业投资人广泛接受的,适合进入香港市场;被那些愿意去赌、愿意去投真正特别创新的商业模式和技术的,要去美国市场。

港交所的举措为本已经热火的生物医药行业增添了热度。平安创投董事总经理张江表示,明显感觉到生物科技头部公司估值水涨船高,“今年出现了多个估值3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不管A轮还是B轮,都说自己是Pre-IPO 轮。”

由于港交所对于未有收入生物科技公司的上市放开,对股权投资来说,需要适时调整其投资阶段和战略。“以前大家投资的都是B轮、C轮、Pre-IPO轮,现阶段肯定会往前调。A轮、Pre-A轮都可以进入,这是好事。”张江介绍称,今年平安创投计划有5、6家创新药领域公司已进入临床二期,并准备申请上市。


2018年5月3日 09:17
来源:中国网医疗频道      作者:量宝
港交所对于未有收入生物科技公司的上市放开,对股权投资来说,需要适时调整其投资阶段和战略。